神聖議會:麥基洗德等次的祭司服事(Ⅲ)

上兩篇文章鏈結(👇):

神聖議會:麥基洗德等次的祭司服事(Ⅰ)

神聖議會:麥基洗德等次的祭司服事(Ⅱ)

問答部分

問1:聖活物和天使有什麼區別?

答:基路伯是屬於聖活物。像有一些特定的,它是聖活物。天使,很多是被差遣;很多聖活物的身份可能是神的眾子們,它是一種分類,只能說是一種分類。

問2:神為什麼不把驕傲直接拿掉,或者神直接把撒旦拿掉,為什麼還要讓牠存在,這樣人不是很痛苦嘛,因為牠會試探我們,對不對?

答:牠被關押是在千禧年,一千年的捆綁,到了之後牠才會被丟到火湖裏。有意思的是,牠的存在使得我們這個世代的人,就是我們這六千多,差不多七千年的這些人類,有了一個得獎賞的機會,就是得勝者。在千禧年,沒有了撒旦的誘惑,人要得勝就很容易。

但是也能看到人的心還是很惡,等到撒旦被捆綁釋放出來以後,你們會看到圍攻聖城。所以,有這樣的一個觀點,我可以同意,但我並不知道是否所有的神學家們都能同意這個觀點。

我們為什麼要經歷這些大災難,又要受撒旦的誘惑,是因為有獎賞為我們預備,也就是說,得勝者在這個世代產生。在未來的千禧年裏沒有了誘惑,目前沒有看見關於得勝者這部分的描述。我比較偏向於,我們經歷艱難,讓我們得著更大的一個獎賞(這個不一定對的,你們要分辨)。

在進入千禧年以後,我再來等候得救,我就看不見得勝。因為那個時候沒有了撒旦的誘惑,除非那一千年後被釋放出來。這是為什麼牠會存在。而且,我相信神有恩典,讓牠能夠明白,這六千多年在地球上的治理其實是很糟糕的。

直到基督回來這一千年,能夠讓人類看見,或者能夠讓靈界看見,基督的治理是如何帶下和睦、和平與和諧……這也使得審判牠的時候有公義在。否則撒旦可以提出來:“祢耶穌都沒有來真正統治過,你憑什麼把我投到火湖裏。”這是可以回答大家的一個部分。

問3:若團契成員自己不清晰在神聖議會的地位,是否可以參加這次團契的神聖議會?

答: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需要來參與這個培訓,才能夠明白,他願不願意接受這樣一個新的概念。神聖議會對很多人來講其實是一個蠻大的挑戰,就包括我們剛開始接觸這個教導的時候,我自己也有很多的疑問。這個需要查考各方面的資料,而且能夠在根基上站立的住的,我才願意接受。

我自己也得有這樣的經歷,我才肯接受這個符合聖經,而且,確實在原文中能夠查考到諸多的印證。你只有明白了,並且願意接受這樣的身份和地位,你才有可能活出那個身份和地位來。

這是為什麼這一次我們特意做的很麻煩,就是每個團契需要去詢問團契成員:你們參與還是不參與?不參與,他有自由意志選擇權,其實在靈界裏就有了一個約,這個約就是說我不同意,這是許可的,我不同意這個概念,我不同意這個治理方法,我也不同意這個方式。我們必須要尊榮弟兄姐妹的意願,他不同意絕對可以不參與。是可以不參與的。

每次做神聖議會以後我們都很麻煩,就是在於我們都要做這樣的自由意志的選擇,也就是說,讓團契的家人能夠去詢問,再把群分一分。他不參與,並不意味著他不同意事工或會對他的領袖有什麼意見,都不是的。

是因為他還沒能夠領受這樣的治理方式和領受這個概念,這是許可的,因為這個部分確實對於大家來講是蠻大的挑戰。而且,還有潔淨大掃除的問題。我順便提一下。

很多人來問,我不參與神聖議會的區域治理,我可不可以單單參加潔淨大掃除?你們不要忘記了,你不接受區域性治理的原因是因為你可能有各種考量。第一,有可能我不接受這個治理的方法,也有可能我不接受這個治理的概念,也有可能是我怕捲進去了屬靈征戰太大,攻擊到我和我的家人,所以我才不參加的。

有各種理由,但是每一種理由在靈界裏,已經有了一個約,這個約會在靈界生效,這個屬於屬靈的律。一旦產生約定,我們做的地方性的潔淨也存在這個問題。我們興起的是集體性祭壇的對抗,意味著,參與的人是有可能會捲入一個對抗裏。既然是捲入一個對抗,但是你又不同意這個治理,破口就來了,破口來了很容易就受攻擊。

所以,當有這種人/情況出現,他們就是自己硬溜到裏面來做這些事情,那麼,如果一旦興起被攻擊,他反而會抱怨團體,說:“你的團體,為什麼別人做沒事,我做就有事呢?你看就你們不好吧?”但是他忘記了,他在靈界裏面已經立下了這個約定,這個是自由意志選擇的一部分。

他一旦做出這個約定,麻煩就來了。所以,我們為什麼要把群稍微分一下,不是要排斥這些人。其實,他們都沒有問題,他們有自由意志選擇say no。但是,因著他在屬靈裏面做出了這個決定以後,再參與集體性的對抗就不合宜了。在靈界裏,這些屬靈的黑暗勢力是能夠看到你的選擇,也看到他的選擇。那麼,肯定要攻就攻弱的。

不同意又立了約,你想想看,後果有可能出現什麼狀況?

這也是我們並不要求,或者我們不同意,既然是一個集體性的對抗,既然興起的是這樣的一個祭壇,就跟這一次這些不參與的人,我們就會跟他們講:“不好意思,這個情況因為違反屬靈的律,這個律的後果是整個集體都要承擔的”。所以,請他們回避一下。我們做完區域性治理,我們回到正常的聚集裏面,一點問題都沒有,我們絕不排斥他們。

問4:新天新地和新耶路撒冷不是說沒有死亡了嗎?為什麼說百歲死的都是嬰孩?

答:這個部分我們在以前的分享裏面,特別在鷹隊裏面曾經講過。可能你沒聽見,或者可能你沒有參加那場會議。百歲死的都是嬰孩,這是指千禧年國度。千禧年國度並不是指在新耶路撒冷城裏發生的事情,這是千禧年國度地上的光景,所以在千禧年裏面人的壽命很長。

在舊約的時候,人的壽命長的有九百多歲,也有五百多歲,也有四百多歲的人。在挪亞、以諾這些人的家族身上,我們看得到,在家譜裏看得到。

如果人一個人壽命有九百歲、八百歲,那他百歲死當然就是嬰孩。這個是在千禧年國裏,但是到了新天新地到永恆的時候,就不會有這些了,到新天新地永恆時候就是永遠的活著。新天新地與新耶路撒冷有點區別,建議你查一下聖經,在啟示裏面其實講的蠻清楚。

問5:新天新地來了,為什麼神說再沒有死亡、憂傷、眼淚、痛苦,難道說千禧年裏還會有這些?

答:新天新地講的不是千禧年的事情,看清楚經文,它講的是白色大寶座審判,講的是父神回來的事情。千禧年講的是一個特殊階段,那時候耶路撒冷城在天空、在靠近地球,圍繞地球轉了二十九點幾天,這樣子的一個光景。耶穌基督帶領眾萬軍進入的是耶路撒冷城,而新耶路撒冷是從天外來的,這不是同一個概念。

問6:墮落天使是個靈,怎麼會有性欲跟地上女子交合?

答:這個聖經就是這麼寫的。他真的可以和地上的女子交合。至於是怎麼樣子做到,其實我們在很多negative(負面)的這個例子裏面,能看到,像在南美或者是南太平洋群島,或者是在巫術、邪術特別盛行的國家,能聽到有一些真實的事情:這個女人懷孕了,並且把孩子生下來,但是,卻不知道說父親是誰。

你問她的時候,她會告訴你是夜晚有邪靈把她強暴了,然後有了孩子。有這種事情發生,在這個地上並不稀奇,如果你多關心一下外面的世界,你就能夠看到真有。這也說明了聖靈能夠感孕,瑪利亞也是真實的呀。你不能說是因為瑪利亞落水裏了,游泳的時候不小心有了耶穌。不是的。我們從耶穌的血裏面能看到,他的基因是特別的。

問7:所有的外星人都是黑暗權勢嗎?能舉個例子說所有的外星人都不是黑暗權勢嗎?

答:所謂的外星人,既然貼了這個標籤,你就能知道它並非來源於這個地球上。當然,現在種類很多,有一些可能是像創世紀講的,是巨人的後裔。但是有一些不是,有一些可能就是二重天的邪靈,都有。

問8:每次天上議會撒旦都有參加嗎?

答:這個我真不知道。我只能從約伯記看到牠曾經參加過。

問9:神的眾子,神的兒子和耶穌一樣的位階嘛?

答:對不起,不一樣不一樣不一樣,重複三遍。因為耶穌是神,祂是三位一體中的一個位格,祂是在第一個等級裏的。千萬不要把祂跟這些放在一起。神的眾子是被收養的,神的兒子也是被收養的,我們都是被造物。唯獨耶穌不是被造物,祂是創造者。

問10:是不是亞當把權柄給出去以後,才讓神的兒子和偉人治理我們全地呢?

答:這個時間真的,這個只有通過查經才能夠分得出,到底是在亞當把權柄給出去以後。但如果從時間的劃分來講,先有靈界才有人,所以靈界的事情發生是早於人類的。我只能這樣回答,因為這個要太多的聖經真理來跟你們分享才行,不然的話,隨便講一些你們不明白,而且還可能會越聽越糊塗,所以這個部分我暫時不回答你。

問11:現在地上有許多邪靈走來走去,附在人身上,也沒有生出巨人來?

答:這個問題其實蠻好,蠻不錯的一個提問。在我們環洋一和二的前線和後方代禱,我們事工的屬靈分段走禱裏面做過這方面的一些培訓。二重天的邪靈是不屑於住在人的身上,根本就不屑於住在你的身上。聖經裏面講:牠們是魔君,牠們有牠們居住的領域,牠們有牠們的產業,牠幹嘛要住在人的身上?

但我們又看到一些大能的僕人,他們趕那些邪靈的時候,為什麼能趕出別西蔔,甚至是撒旦本人……有兩個可能性,一個是暫時利用這個人的軀體,這是有可能的,牠為了威脅這個僕人,牠一旦利用這個人,基本上會把這個人的意志奪走;

還有一點,就是牠也叫這個名字,比如說別西蔔,但實際上是大的別西蔔下麵有小的別西蔔,就是說,位階不一樣,所以牠能夠附在人的身上。有兩個可能性。

提到他們這樣沒能生出巨人來,這個就是你們沒有做太多的資訊的搜索。我看過很多這方面的資料搜索,剛才我已經提到了,在一些地區和國家裏面有這種情況。但是,怎麼做到的,具體不清晰,但是有。

低階的邪靈,屬靈氣的惡魔等等,牠們通常喜歡附著在人的身上,他們反而喜歡附著在人的身上。趕鬼的層面,很多是從這個層面開始的,它不同於對抗更高階位的黑暗勢力。我相信在以後的屬靈征戰的培訓,我們要進入大戰的時候,這個領域我們會重新講解,讓大家明白這些位階如何分,對抗起來又是應該怎麼做。

問12:有人當時洪水不是將地上一切所有的都滅了嗎?只留下潔淨的活物七公七母,不潔淨的活物一公一母。

答:對對,沒錯。地上的是滅了,但是天上的沒有。這一些邪靈是可以飛的,可以坐這個飛行器飛走。仔細看聖經,聖經用詞造句非常嚴謹。

問13:神聖議會跟天堂法庭到底有什麼區別?

答:非常不好回答。

第一,以後我們會抽時間來講解。但是,這個講解也讓我很猶豫,因為每一個團體在領受啟示的時候,它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是否真的很完善,我不清晰。

第二,我們不想因為公開的分享導致天堂法庭這個體系跟事工產生什麼衝突。在2018-2019年,我們曾經有事工的弟兄姐妹做過這方面的一個調查,大概有十幾條,對這個的聖經根基提出了質疑。這些在網站上是有的。

作為事工的領袖,我不合宜來挑戰這個系統,我們尊榮每一個團體。他們的領受在一個啟蒙階段的時候,我們需要有接納和包容的心。所以,在這些體系裏面,我們並沒有參與,沒有使用、沒有接受天堂法庭的部分。

我比較能接受的是能經得起聖經,經得起挑戰的教導,這個能夠接納。如果真的有很多人都很混淆的話,我們再考慮應該怎麼分享。因為當時我們做完一些分享的對比以後,我們有在通宵禱告會做過一點這方面的分享,後來過了蠻長的一段時間,聖靈有一天就跟我講了一句話,他說,“我的僕人不完美,請你原諒他們”。

我就突然間明白了一件事情,在一些新的領域裏面,在做啟蒙的領受和啟示的時候,有可能會犯錯,或者有可能會經不起根基的挑戰。目前只能說,我們有一個開放的心吧。但如果說,接受這樣的體系,目前還不行,因為實在太多部分經不起挑戰。

拿聖經原文一對比,就發現有些狀況經不起挑戰,就是這樣子。我只能說到這兒,好嗎?我們做一個主禱文,我們就結束了。麻煩同工幫我把這個記錄下來。

結束禱告:

主啊,我們感謝祢讚美祢,謝謝您幫助我們更多地來理解,雖然我們每一堂課都有一些挑戰,求神的靈幫助我們更多地來理解我們要進入的區域性的治理要怎麼做?求祢開啟我們、幫助我們。奉耶穌基督的名,我把每個人都交到祢手中,求祢再度保守我們,火牆在我們周圍樹立,再次穿戴全副的軍裝。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耀全是父的,直到永遠,啊們!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祢的,直到永遠,阿門!

  • 原標題:神聖議會培訓(二)麥基洗德等次的祭司、王權的治理
  • 采編:警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