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傳奇 歐洲走禱 (三)上

靈界劇烈的祭壇之爭

上次我們分享神的作為,而這次的內容是關於靈界爭戰和神在這世代的旨意。

至高者將地業賜給列邦,將世人分開,就照神兒子們的數目(the sons of god是諸神的數目),立定萬民的疆界(申命記32:8)

巴別塔事件之後,除了雅各—就是以色列以外;當時神至高者已經把列邦分給了神的眾子們,墮落和罪就將列邦分割了,靈界透過祭壇來掌管地界和領域。

任何一處疆界或是城市和國家的背後總是層層疊疊地佈滿了各種層級的祭壇,它們由不同的屬靈界的靈體勢力在掌控著。因此誰奪得先機,誰就可以得著墮落眾子的青睞,誰就會控制這個世界的權力。而在地上,總有人能窺探到這其中的奧秘,這樣祭壇之爭就是天上最激烈的戰鬥之一。黑暗與光明的戰鬥,從天上有墮落天使後就開始了,戰爭直到如今。

透過國度祭壇控制國家

希特勒可以說以說是歐洲早期研究透過黑暗祭壇帶領國家崛起的領軍人物-先驅者。

最典型的歐洲黑暗祭壇就是坐落在柏林博物館島上的別迦摩宙斯撒旦寶座(就是:當年希臘亞斯他錄所謂眾神之神的大祭台),從1864年到1930年間,希臘的別迦摩祭壇被德國工程師 Carl Humann整體遷移到柏林。別迦摩祭壇就成為德國崛起的重要因素之一。

納粹黨新首席建築師Albert Speer按照這個祭壇模型建立了紐倫堡的納粹總部建築體和閱兵場—稱為紐倫堡祭壇,翌年,逾 100萬德國人到紐倫堡聽希特勒講話,之後屠殺600 萬猶太人成為這血祭壇的祭物。

Description: 1

希特勒在二戰後期還派遣過德軍重要頭目,遠赴南極和西藏尋找扭轉時空的祭壇門戶。

除了柏林紐倫堡集會的別迦摩祭壇之外; 德國在二戰期間還佔有了捷克位於盧薩迪安山脈和伊澤拉山脈之間的利貝雷茲鎮,在 1920 年代和 1930 年代,利貝雷茨成為德國人在捷克的非官方首都。德軍 對其他地區是佔領,而利貝雷茲鎮是它直接劃歸成為德國的領土。

這裏不僅這裡不僅可以觀望波蘭,德國和捷克三國的風光;更重要的是伊澤拉山脈的石英水晶脈礦能夠產生特殊波頻,是開啟靈界通道和建立祭壇的最佳媒介物質。這裡的礦石被開採和運到德國目的之一就是建立 祭壇。德國自此因別迦摩撒旦祭壇崛起,黑暗祭壇在德國崛起上發揮著重要的功能;

(建築格局以市政廳廣場為中心的太陽形祭壇佈局,城區南面有太陽圓環路口,太陽形圓環點岔出6條道路。周邊的建築佈局走向大部分都對準中心海王噴泉的位置。天主教堂依西而建。城區東側有大片水域。)

(利貝雷茲鎮–水晶穀礦脈地–伊澤拉山脈祭壇)(利貝雷茨藝術中心和城堡)

德軍大量挖掘 伊澤拉山脈的水晶石英脈礦,興建德軍的黑暗祭壇。

下午3點我們到達伊澤拉山脈,天氣明明晴朗,可是當我們到達時,山谷的濃霧就憑空出現,將整座山脈和山谷包圍,能見度不到 2米,這種有“智力”的霧,好像故意遮蓋這裡,就是為了不讓我觀測山脈和山谷的佈局。我們艱難的爬到山頂,天氣就驟冷,氣溫急劇下降,凍得幾個手指都不聽使喚了,加上突然來臨的狂風,暴雨遮住了眼睛。

Description: M136601_0B3tIX6pIuIPdE8lHQ9nMZgkTGqDRiHUgxa92JXdfEne00is5Wq@v2
G136092_mePh1Pkuo6Q0TBjT0BKJ4VwJ52yTIzuumJ59uyXXzN8Cf76kjv3@v2

10分鐘不到,祭壇做完後,突然濃霧就自己退去,快速撤退,不到幾秒鐘,全速不見,整片山脈和山谷誇張地全晴朗。那時,太陽已經下山了,天已經暗黑下來。可是就在這時,天邊突然亮起來,就在暗黑的天際處撕開一道裂縫,陽光照射下來。這一天就這樣充滿了奇跡,包括回程,我們用剩下3小袋總和不到一公斤鹽神跡般的走完了3個小時行車路程。

聖殿騎士團和共濟會利用祭壇掌控歐洲和全球金融業

另一個窺探到國度祭壇奧秘運作的典型團體就是歐洲的聖殿騎士團和共濟會。中世紀的法國興起,義大利的文藝復興和我們當前所知的西方文明起源,就是由當年九位聖殿騎士從耶路撒冷歸來法國時發起的。據說他們在所羅門聖殿下方地下室中發現了愛希斯秘傳古籍,這也是共濟會的起源知識。騎士團挖掘出不是黃金而是某種神秘的知識知識帶來力量,這些卷軸上的秘傳古籍資料讓古埃及的星相秘術重現人間,也使得聖殿騎士團的權力迅速崛起。

他們掌他們掌握的神秘知識,讓聖殿騎士團在1129 年的特魯瓦議會上,得到天主教會的正式特許和認可。之後他們開始在多個國家開設銀行,很快就擁有了豐富的黃金和軍事力量。13世紀,騎士團從耶路撒冷返回後不久,包含星象學,神聖幾何學,特殊的音樂音訊和數字論知識的哥特式建築爆炸就在歐洲開始了。

而維持他們權力和統治的方式是通過將這些神秘知識真相隱藏在祭壇建築群裡,以獲得或維持靈界帶來的某種巨大力量。其代表性的祭壇:例如沙特爾聖母大教堂被建成,成為致力於歐洲大陸朝聖的朝聖中心,(沙特爾皇家門戶中央前門上方的鼓室編碼了整個天文和宇宙學);而位於倫敦金融城的英格蘭銀行和那一條街道的金字塔建築群,表明了這座祭壇牢牢控制著歐洲的金融業。

當然,現在這個小小的倫敦金融城已成為全球金融的主要中心。而這整套祭壇是沿著從白金漢宮開始的軸線,經過維多利亞紀念館,旅行者沿著購物中心,穿過金鐘拱門,斯特蘭德的建築物,該軸正好到達聖殿酒吧,它就在聖殿騎士大院的正前方。

聖殿騎士團的隕落也始於它主要祭壇被毀壞:在1194年6月10日的晚上,一場大火摧殘了騎士團建立的祭壇沙特爾主教座堂的大部分。關聯的結果是聖殿騎士團第三次十字軍東征後兩年,騎士團遭遇重創。1291年,聖地陷落,他們失去根據地。1307 年聖殿騎士被驅逐後,聖殿被法院接管。歷時97年的聖殿騎士終於被打倒。然而蘇格蘭共濟會今天仍然活躍,那些從所羅門聖殿中挖掘出的知識散佈步在玫瑰十字會,共濟會,天主教其他秘密社團中。

這個事實跟猶太神秘主義裡流傳的或是希臘的一個傳說有異曲同工之妙,阿波羅和阿爾忒彌斯出生在提洛島上。傳說中,提洛的市民諮詢了德爾福的神諭,詢問和學習如何打敗阿波羅送來的瘟疫(你現在聽到這詞一定很敏感)。神諭回應說,他們必須將阿波羅的立方祭壇的體積增加一倍,意思是將祭壇體積擴建一倍。

而這個阿波羅的立方祭壇指向的是所羅門聖殿內的至聖所,就是現在穆斯林每年都來朝拜的麥加內天房。這裡再度呈現祭壇對抗瘟疫的作用。我舉這個例子,是想從反面來例證,如果我們摧毀這些祭壇,而建立的是耶和華的祭壇,難道不是更能對抗瘟疫,黑暗權勢嗎?

這裏我插播一下,我們在歐洲各國的射電望遠鏡,海底祭壇,巨石陣和麥田圈的處理,其實還涉及我們出行歐洲的任務之一:摧毀和拔除引發2019年全球瘟疫病毒爆發在歐洲的聯動祭壇;出行前我已經被神告知,祭壇摧毀後,這種類型的病毒今年不再威脅人類性命。當時我無法想像會產生何種明顯的劇變。

回來後的2個月內,首先2022年1月23日全球出現了反對強制打疫苗大遊行,又陸續傳出各國解封疫苗護照的資訊;並認為新冠病毒只是一種季節性流感。歐盟27國全面解封。(其實這很反常,因為通常反對聲音的大遊行應該發生在打疫苗前期,而不是在執行了 2年後, 這裏明顯能看見神的工作)

歐洲之旅走禱期間就發生過幾次重要的祭壇搶奪戰:

我觀看,見這角與聖民爭戰,勝了他們。直到亙古常在者來給至高者的聖民伸冤,聖民得國的時候就到了。

至於那十角,就是從這國中必興起的十王,後來又興起一王,與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他必向至高者說誇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但以理7:21-22 節)

在這兩段經文說:末日世道邪惡,敵人將會改變節期和律法,逼迫和迫害聖徒。而屬靈爭戰會成為聖民與敵基督政權敵對的常態,有時仇敵會勝過聖民。然而卻在那時,亙古常在者卻施恩給他的餘民,而聖徒擁有神國度的曰子必將來臨。這意味著我們會執掌王權、統管和治理萬有,勝過世界權勢。

如今的環境,仇敵並不掩飾它們對地面祭壇的野心:

G137588_60YtYP98BgPPwbvp1L4LLZHr8f0AIP8H0meZiRsVsfhPYWKjlrx@v2

(伏爾塔瓦河畔的布拉格城區)

G137650_OjD2Riq0hygTe53rnJHtrhLv7Ey1sPar2NFqfSqceetEx5LNIEc@v2
水上的桥 描述已自动生成
建筑与房屋的城市空拍图 描述已自动生成

(萊特納山LetnáMOUNTAIN 節拍器高75英尺(23米),由國際藝術家弗羅茨瓦夫(Vartislav Novak)設計。布拉格曾是中歐最大的城市,整個城市入選世界首座“世界文化遺產”城市)

萊特納山作為可以俯瞰布拉格中心,布拉格城堡和它旁邊的伏爾塔瓦河;是布拉格城市主要祭壇的組成部分,邁克爾•傑克遜和滾石樂隊分別於1996年和2003年將這裏作為世界巡演之地,成為當年超過擁有 120,000 名觀眾參與的音樂祭壇。我們在那裏有趣的經歷了與異端異教的祭壇爭奪戰。萊特納山是個典型的巴比倫體系的太陽神祭壇;在它周圍能找到 6大與太陽神祭壇相關聯的祭壇佈局,就靠近伏爾塔瓦河附近(如下圖所示意)。

你在圖上看到有11座祭壇,在歷史發展上,它還受希臘羅馬神話體系下文藝復興的影響,還有五星祭壇的身影在它上面。因此,在它附近就能找到另外五座這體系下的祭壇。一共11座(如下圖所示意)。

一張含有 地圖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一張含有 地圖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雙重對應:五星祭壇:1,2,3,4,5,另一處:高堡五角祭壇; 太陽神祭壇:1,6,7, 9, 8,10;另一處:萊特納山上太陽神祭壇)

其實並非只是這麽簡單; 仔細探查後,我還發現布拉格除了對應太陽神祭壇,五星祭壇,天鵝座M29星雲、天蠍座房宿四之外; 它在整個歐洲的佈局中,還對應了歐洲朱雀祭壇;春季大鑽石祭壇和後發座的阿爾法星,上面分佈一共7重祭壇;超越幾千年人類歷史而建立的層層疊疊地祭壇上,顯明了不同階層的墮落天使在中歐搶奪物質界與靈界屬靈通道口的劇烈程度。而這裏祭壇的重點在於: 布拉格城堡區內的-1 (聖維特大教堂);4-佩特任瞭望塔;和 9-萊特納山;

前面兩處都是不容易進入的祭壇位置,那裏常年在軍隊的保護下,記得我和同工 TONY 弟兄,進入布拉格城堡區的時候,是要經過武裝人員安檢的,安檢警衛搜身過後,問我:“你身上有帶油,鹽和釘子嗎?不允許帶這些進來。”這是什麼奇怪的問題?從來安檢問的都是你有帶刀子或是攝影器材嗎?很明顯,連安檢人員都知道布拉格城堡本身是個祭壇。所以剩下的,只有祭壇9-萊特納山沒有安檢人員,可以自由出入。

祭壇之爭,光明與黑暗的角逐

我上萊特納山後,發現這裏的佈局簡直是個建立完美光波祭壇的建築群。短短的3-4個小時處理祭壇的時間裏,就發現 3 批異教人士來搶奪,啊哈,很顯然都瞭解祭壇的作用啊。第一批是在這裏常年搭建帳篷的,守護他們在那裏的靈性知覺運動祭壇。他將他們的祭壇建在了最高處。

第二批是 一群我看不明白的東方人士,他們用的是奇怪的黑色白色石頭,將他們的祭壇建在節拍器那個圓形廣場上。 異教第三批是與藏傳佛教秘術相關的人士,他們用的是酥油,鹽巴也選擇了同樣的地形來建立祭壇。

我們彼此都默默觀看和研讀對方建立祭壇的手段和方法,默記對方的次序,圖形,好能在現場或是盼望對方走後破解。這場戰役,還是一場雨天和晴天的爭奪戰。因為那天出門,神說:太陽出,你們就獲勝,太陽落,你們就失敗。就像當年神與摩西說的:摩西舉手就得勝,手落下就戰敗。其實那天我們應該要在布拉格其他地區處理5處祭壇位置的。

然而我和後方代禱團花了一早上守在了萊特納山上。因為這裏爭戰最劇烈。從一大早祭壇處下雨就開始搶奪,最終趕走兩批異教人士,直到同工中午趕來支援,太陽衝破烏雲,豔陽高照我們才離開。

當然還有一處驚險的爭奪發生在意大利西西里島的琴圖裏佩,那個地處群山山脈裏深處的一個小鎮。當時查出該地區的屬靈地圖是個人形,前線走禱隊伍的任務是去紮心臟—心臟處是一個古建築,那天這個黑暗祭壇點正好聚集幾個黑幫在開幫派集會,人家幾個幫派聚在這裏是準備火拼的。

神卻在這時間點上,推我們進去,在我還在疑惑到底神差我們來是破壞人家黑幫集會的,還是來處理靈界黑暗祭壇的?火拼就夾著閃電,暴雨和雷聲響徹琴圖裏佩。重點是我們的小命差點交代在那裏,不久,大量的警車,救護車,呼嘯著向琴圖裏佩奔來。

山上的岩石 描述已自动生成
Description: This is all hands on deck.' Feds deploy soldiers to B.C. disaster areas | National Post

惡略氣候下驚險逃生

而離開琴圖裏佩的那晚,感覺真像摩西過紅海般的壯觀,那時天地全漆黑,電閃雷鳴,耳邊炸雷不停,烏雲壓過來,狂風怒吼;路兩旁,橋下面和山脈間泥石流彤彤地穿越過河床,山岩,撞擊岩石和河岸的聲音,就像是萬獸咆哮著沖出柵欄般,那真是個讓人顫抖的夜晚。

這一路上,只有我們一輛車在群山山脈中飛奔穿行,經過了大風暴,閃電,冰雨,炸雷和泥石流的歷險。還好我們當晚 趕回了FEDERICO 2 PALACE恩納費德裏克二世酒店。第二天一早,新聞報導,義大利西西里島的當地時間16日夜間,兩場龍捲風襲擊了拉古薩省。接下的連日來,22條龍捲風再次來臨,義大利南部遭遇暴風雨天氣,惡劣天氣引發了泥石流、洪水等災害。

Description: 新闻直播间]意大利西西里岛遭遇龙卷风1人死亡_CCTV节目官网-CCTV-13_央视网(cctv.com)

第二天離開西西里島,在路上才看清了大面積坍塌的高速路,路面和橋樑,眾人嚇得出了一身冷汗,才得知我們是有多麼蒙恩寵,如果不是昨晚跑得快,我們要麼是被大暴雨,洪水和冰雹堵塞在路上; 要麼就會被塌方的路面,泥石流和 橋樑隔阻在琴圖裏佩的山脈裏。

其實11月初在代禱者的異夢中,已經提醒我,義大利西西里的山脈和貝爾帕索山洪會暴發,路面橋樑塌陷:我們這隊車輛在黑夜中會掉下斷橋,被山洪泥石流卷走,犧牲在意大利。異夢的作用是提前預警,讓我們有時間來翻轉靈界中預定的災禍。代禱真實地改變了原來的結局。

這裏有個功課,我們需要容許自己被主“訓練”,並且這訓練不是在環境當下刻意做出的反應。

而是在這之前,因為任何導致人性輕易妥協的軟弱,在壓力和危機下,會被一一暴露出來,一不小心,就會要了你的命。唯有平日生命對付的訓練,會塑造人穩定的內住堅韌和不懼艱難犧牲的性格並且能勇敢面對任何處境。

  • 原標題:你是我的傳奇 環三(三)上
  • 采編:甜馨

(未完待續。。。)👇

你是我的傳奇 環三(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