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傳奇 歐洲走禱(一)下

分享:名

回顧👉 你是我的傳奇 歐洲走禱(一)上

如何與靈界緊密聯合?

這在20世紀,已經成為各國政府的重點研究項目。基本上每個國家的情報機構裡,都公開和隱藏著同樣的“通靈部隊”。目標只有一個:培養有超能力的軍隊。

美國政府解密檔案顯示:越戰後,美國五角大樓就發起過絕密的“絕地計畫”和星門計畫。招募各種“通靈者”,研究的重點是穿牆術、隱形術、千里遙感術等等。

後來美國海軍1943年 在 Zeta星小灰人的幫助下,開展過費城實驗,誘導美國海軍打開了Zeta星同地球間的一個時空蟲洞,於是從1943年起,全球UFO的目擊事件也開始大量增加。

當然後來還有1948年 在紐約長島進行的鳳凰計畫、在獵戶座外星人幫助下,1970年代還有蒙淘克計畫也是由軍方主導,後期的試驗除了隱形傳輸,還涉及到了心智控制、時間旅行、外星人混種等。

到1969年,除了意識控制專案,蒙淘克工程還有其他一些專案,如氣象操控(涉及氣象武器HAARP—HAARP的作用在於它的高頻有源極光裝置不僅可以用來干擾無線電通信和無線電定位系統,造成衛星、宇宙飛行器、導彈、飛機、地面雷達、指揮控制通信系統和電腦網路的癱瘓,而且能使輸電網絡、石油和天然氣管道、隧道等設施遭到毀滅性破壞。

應用可攜式設備使人隱形、基因改造、抗衰老(使生理年齡逆轉)、時空隧道等。甚至能夠通過調整雷達的頻率和脈衝持續時間,來改變人們的心情。這些都是新一輪全球軍備競賽的產物。我們生活在一個隨時只需要幾天就能被高科技毀滅的地球。

而蘇聯在20世紀80年代末,成立的是代號10003絕密的精神部隊,協助軍隊解決一系列棘手問題,諸如:搜尋失蹤艦船和飛機、預防各類非常事件,恐襲事件等等。

而英國的軍情六處,以色列的摩薩德作為世界四大情報單位自然也不會落後。當然還有許多國家。

各國為研究靈界,與二重天勢力相勾結,研製出來的設備,武器數不勝數。

例如:全球的6大宇宙線觀測基地:用於觀測暗物質,黑洞,和捕捉 到達地球的宇宙線高能低能粒子。(備註:宇宙線是超新星爆發、黑洞爆發、巨大星系碰撞的產物,伽馬射線是宇宙線的一種。)

有些觀測站的射電望遠鏡有的主攻:宇宙線中的超高能伽瑪射線,X射線;γ射線–是繼α、β射線後發現的第三種原子核子射線;γ射線爆發似乎是排成佇列的巨型黑洞;

國與國之間聯合探測宇宙線

這些合作捲入的國家就包括中國、美國、日本、德國、法國、義大利、俄羅斯、瑞士等,“只有合作,才能讓宇宙線研究取得最快進展”。

從亞伯拉汗的石頭祭壇到雅布的天梯;從金字塔到埃及邪神奧裡西斯,伊西斯到獵戶座星雲;從黑門山到蘇美爾王表到中東的神廟。

這些古老的建築群,已經告知後人:

墮落天使是如何利用地面建築和地形來建立天與地的連結;從而開啟二重天與地球直接的屬靈通道口。

從 CERN 到 阿波羅神 到 濕婆,從宇宙線觀測站到射電望遠鏡到 HARRP 再到UFO,作為新時期的效率更高的祭壇接收器;它們是靈界與物質界 的對介面,是二重天墮落天使在地球上試圖打開的第二大屬靈通道。

透過能量傳播,接收電磁波的波頻,暗物質等,終於讓人類觀測到看不見領域裡的奧秘,當然也開啟了一扇潘朵拉的大門。

當你被告知這些奧秘的時候,有何感覺?

我當下的感覺就是螞蟻正在妄想撼動大樹。一支成立不到10年的耶和華的軍隊,要來撼動這千萬根基的撒旦帝國。好像確實有點自不量力。就像神對摩西對約書亞說的“我要把你(們)帶出埃及。我要將迦南地賜福給你成為產業” 。

然而你現在面臨的敵人,是比你們強盛許多的,而且是憑你們自己的力量是絕對不可能打敗他們的。然後,神緊接著說,我要你的軍隊把它們統統征服。

之後的某天,聖靈告訴我一個寓言:螞蟻和大象的故事:森林裡開運動會,大象成了全場的摔跤能手,它正等著新來的對手。等了老半天,也沒有誰上來。忽然,一個小小的聲音從腳底下響起,大象低頭一看,竟是一隻小螞蟻。眾動物都哈哈大笑。。。。。嘲笑它不自量力。結局是:螞蟻最終贏得勝利,因為它鑽入了大象的耳朵裡。

摧毀靈界祭壇

CERN 的故事:

通往27公里的小型的加速器坐落于梅漢實驗地點(又名西區),沿著法國邊境的瑞士境內。那裡有六個入口通往(此處)西區,然而它只對擁有軍方通行證的CERN人員開放,並且設置關卡統一由海關和駐軍管理。總之外人是不可能進入的。

我們10月16日這天出擊,需要橫跨法國境內Crét de la Neige 綿延的侏羅山脈,到達內日峰1720米的主峰,山頂有處私人度假地,那是我們的目標地點之一。

然而,就在其中一處山脈必經路口上,我們被攔住了,嚴禁我們向上行進,可是GOOGLE MAP 顯示,還需要將近1個小時的車程才能到達目標啊?剛才我們在前往這裡的路上,我們同工三人的手機,發送資訊的時候,同一條資訊顯示出不同的三個時間段,我的手機顯示是11點,王菲是10:46,李平的是中午 13:00.

很明顯這裡有不同的磁場和時空,我們找到了磁力和引力的異常處,剛剛發現的新大陸,怎麼可以輕易放棄。

正在一籌莫展之際,從山上下來一位老人,我們和他聊天,詢問如何才能 駕車入山,這法國老人說需要特殊的申請,拿到 PERMIT,才允許進入,我問他,你是如何拿到特殊的許可證呢?他說,他是山頂唯一一間度假屋的所有者,明年才有可能透過訂購他的度假屋上山。

我突然意識到他是神派來的神跡之人,是神安排我們恰好遇見他,在這人煙罕至的山脈,怎麼會碰巧遇到這山脈唯一一處度假屋的主人。神今日必有預備,於是我問他是否可以指示我們去同一條山脈的另一處1260米高巴里山高峰。

這老人不但帶我們前往我們的目標地點,而且還帶我們走近路,縮短了幾十分鐘的路途,順利登上山峰。我們找到祭壇所在地,結束後,我們下山,

我想往回到內日峰,因為我發現這裡的地磁場和引力與其他地區不一樣(磁力和引力的異常點),身體狀況會發生頭暈,噁心,嘔吐,胸悶和飛機上強烈的耳鳴耳壓症狀,甚至會劇痛,通常這種情況,我只有在靠近輻射的區域,才會出現非人力而為的靈裡的嘔吐和頭暈,這裡確實不平凡。

另外一個情況是,一旦我們忘記給後面代禱發送準確的線路圖,不在後方代禱的範疇內,我們立刻就會遇到迷惑的事情,本來要開回內日峰的路程,莫名其妙地朝旅館往回開,導航系統像被干擾過一樣,就是無法到達目標地。。。。。。我們多花了3個小時,才處理完內日峰祭壇。

先知預言和物質界的反應

處理完祭壇後我們拐到一處觀景台,我有感動請同工們將這裡的道路封鎖。就在一抬頭觀望遠處,沒想到這裡是一個絕佳的觀看內日峰下 CERN的全景圖。

先是看見遠處群山底下,有一圈突然著火的圓環。我還以為摩西遇見火中荊棘的故事臨到了我。接下來就是著火的圓環越來越亮,突然從地面升騰到了半空; 這時我以為是某個飛碟要起飛;沒想到上下都形成火圈;變成白炙光圈。

2021 年 11 月 21 日,一個由“羅賓·D·布羅克”帶領的先知團隊, 對 CERN 發了一個預言:在這樣一個時代,爭戰者清晨早起,全副武裝,預備爭戰。

興起——在靈裡興起你們爭戰者們!興起,在靈裡爭戰!你們爭戰者!興起來爭戰!。。。。。。“CERN(歐洲核子研究組織)內部將發生一場震動。他們將需要多年才能重建那個地方(LHC,大型強子對撞機)。

你曾否聽過【耶洗別】被扔下城牆時的尖叫?預見(即將摔到)地面,預見傾倒與衰落。我聽見群犬的狗吠;我聽見耶洗別被摔落的聲音。”哈利路亞歸於羔羊—— 一位(耶洗別)傾倒,眾人得救。

這是羔羊說的,這是戰士的讚美歌,一首末日的歌。看哪,審判者來了!為祂修直道路。看哪,審判者來了!世界,請看:審判者來了!”

沒有外人知道有一支耶和華的軍隊被差遣在最不可能的時候和最不可思議的方式,來到CERN的所在地,給了仇敵全球祭壇,狠烈的一擊,震動就此蔓延開來。

爭戰得勝的背後卻有多少的心酸和困難

雖然這次處理歐洲心臟這個祭壇後,靈裡的壓力減輕了許多,然而,還是會狀況頻發。我們當中的大部分家人,有些人是第一次外出,獨自旅行;有些懼高,有些懼怕黑夜。

面臨的許多挑戰都是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在蜿蜒的山脈中穿行,下面就是萬丈懸崖;第一次在歐洲開右舵車;第一次在急難中脫險;第一次親眼看到外星飛碟;第一次在泥石流和風暴的黑夜中趕路等等;第一次離死亡這麼近。

這裡面的許多挑戰令我們終身難忘:在沒有星星,沒有月亮的夜晚找不到出路; 在冰雨和風暴的暗夜中獨自等候同伴的救援;因為趕不上飛機被孤獨地留在機場;為了不打疫苗,每隔2,3天就要進行一次核酸體檢;還有面臨語言的挑戰,陌生國度中孤立無援的寂寞;

許多家人時不時在我面前提我們想回家了; 在我們中的許多前線家人都有過無法承受過重壓力,以至於崩潰大哭的情形,到現在我都還歷歷在目。然而感恩的是,我們最終大多數人走完了這個旅程。

狀況頻發,節節失利,是什麼在背後做攪動的工作?

第一天我們飛抵日內瓦,這裡是聯合國和各種國際機構的彙集處,我們在這過程中並不順利,租車第一天自己人就(追尾)撞了自己人的車;開車開到半路,車子的鑰匙就失靈了,又不得不重新返回機場換車。

一出門就莫名其妙地迷路,不是錯過路口,就是找不到彼此;出個停車場,也可以引發後面的車子連環撞車。10月19在法國的斯特拉斯堡做十字交叉口的路線時,又碰到車子被路過的施工建築工地的石樁紮爆了輪胎,結果又輸掉了這場戰役等等。

這些事情使得我意識到某種迷惑勢力在不停地干擾我們,並且它在我們當中擁有合法的地位。我們的大部分時間全浪費在了處理這些詭異的事件上。

然而諸多的麻煩和不順利並沒有因此結束。從一開始的戰役直到法國巴黎凱旋門那場平局,我們一直都感覺是在被黑暗勢力追著打,被壓制著。

所以一定是我們自己的生命出了問題。於是我們在夜間都來尋找自己生命中的各種破口,檢討彼此,道歉和饒恕,可是各種攔阻,突發狀況都沒有停止過。儘管我們有如此強有力的後方代禱,可是狀況比以前頻發。

到底是什麼在我們團隊中做攪動的工作?

這個問題一直在困惑我,直到我們抵達法國,來到一間泰式餐館,在一處 棕櫚樹環繞的樹屋中,當著矗立在我們周圍的偶像的面,我們開始了彼此揭露生命問題,糾正不當態度,撕毀自己面具的悔改工作。

各自的面子被撕碎了一地,各人的偽善被揭發出來,當然我自己也不例外。讓我想起利未記1:4中的獻燔祭的經過:將那只沒有瑕疵的祭物放血,剝皮,切塊,然後包括內臟一同被火燒在祭壇上;

象徵將面子與裡子都分離,把自己裡裡外外都敞開給神,除去污穢垃圾,把自己完全奉獻給祂。這個過程帶著痛苦和著眼淚,羞愧等血淋淋的流淌下來。

我感覺如果今天過後,不能接受這些秒速悔改和認罪過程的家人,將惱羞成怒。再也不會呆在我們團隊當中了。我做好了這個準備。

到底我們哪裡得罪了神?或是哪裡還沒有預備好呢?

  • 我們忙於處理事務上的事情。忘記了首先我們是耶和華軍隊這項託付,我們開會就遲到,結束就跑得飛快;不樂意犧牲睡眠和付上那個代價。
  • 心態必需要調整。我們當中許多人依然以為依靠自己過往的經驗,就想打贏這場戰役,不就是用油鹽潔淨河流、土地嗎?不就是下釘子命令天使嗎?

殊不知仇敵是需要被揭露的,無法讀懂屬靈地圖,星座對應的祭壇方位和 瞭解黑暗祭壇背後的屬靈層級和分佈,你就是個瞎子,你的舉動在靈界裡無法調度天使,權柄也無法運作。在靈界裡,你所有的屬靈舉動,將毫無意義,不過就是圍著建築物走了一圈而已。

這是短兵相接的戰場,需要描述揭發自己的生命問題,並且願意秒速悔改,不然將拖累整個屬靈爭戰隊伍,甚至成為敵人的俘虜,和我方的阻力。

領袖的生命沒有好的榜樣,輕看自己的託付和位份,無法讓人跟隨。

感恩的是,痛定思痛了兩三天。大家還是一同降伏下來。這時,除了上述的檢討外,聖靈才好心提醒我,遺漏了一個重要的環節:就是我們住的地方離祭壇點太近了。我們住宿的地點距離要處理的黑暗祭壇只有1.3 公里,基本就是在敵人的包圍之下。

這時我才仔細回想我們開始在日內瓦訂的酒店,恰好坐落在羅納河附近,不到2公里-3公里處,離黑暗祭壇太近了,這會導致我們出狀況的。

因為這是個屬靈的律,破壞屬靈的律必然會承受結果,每個人都會如此的。所以當下,每個前線家人都在承受這個果子。

得勝生命中的恐懼

學會趕逐妖魔鬼怪,也是我們日常的功課。我給大家講個見證,這又是一個住在祭壇附近遭罪的故事。

我們一行人來到德國的一家酒店,我們是10點多,我和平兩人單獨乘坐計程車入駐的。其他幾位家人他們大約11點隨後才到。剛靠近酒店 我就覺得不對勁了,身體的雷達自動開啟,疼痛感有好幾個方位。

不算很晚啊,可是進入大堂,沒有一個客人,整個酒店空蕩蕩地,上電梯,電梯門開了又關,卻沒人上來,電梯裡的燈光還突然熄滅又亮了起來,等我到達所住的房間樓層,是一條長長的走道,大約有將近20米長。

這可不是個小酒店,後來才知道這裡是商務招待所。幾棟樓房連成一片,有意思的是在走廊盡頭處,站著許多彰顯了外形的邪靈,這裡真有意思。我笑了笑,註定今夜不平靜啊。

進入房間,都是黴味,桌面上厚厚地積攢了一層灰,這裡多久沒有人煙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啊?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司天家人們從被窩裡挖起來,查清楚方圓10公里的屬靈地圖。

地圖出來了,原來我們賓館的後面是個大型的墓地,關鍵是我們訂房的同工還是沒有經歷教訓,又將我們安置在了德國施普雷河的上游,這條河可是德國著名別迦摩祭壇賴以生存的河流,從窗戶處就能看見那條河流了,那是我們要處理的黑暗祭壇之一啊。住在人家敵人的祭壇上,對方一定是要作妖的。今晚會是不眠之夜嗎?

果然不出我所料,有兩位同工上來彙報她們的遭遇,一個在電梯裡莫名陰風陣陣,另幾位是在走廊裡走路的時候,突然旁邊有位男士的聲音問候她們。結果就有同工不敢獨自一人住自己的房間了。

後來半夜1點,所有人都像約好似的跑到我的房間,不回去了,說是要和老師共同對抗邪惡勢力。後來我給大家分析了一遍旅館周圍的屬靈地圖,和她們一起禱告過後,好說歹說總算在將近3點鐘,勸阻回房睡覺。

我以為我可以放鬆休息了,等明天再搬家吧。我還沒從禱告的毯子上站起來,放在我窗戶前桌子上的燒水壺,自動滴答一聲響,我看著它被某種力量 按著了開關鍵,因為那個開關就正面對著我,我看得清清楚楚得。

紅色的燈著了,燒水呢,一會水就咕咕地冒泡開了。我們一定在想,哎呀,趕緊地捆綁邪靈啊!其實使用權柄有時不需要這樣費勁,和這樣大的動作。所以我的趕鬼方式是:小樣的,還給我燒開水呢?聽好了,明天我就炸了你的源頭,揭了你的老窩,讓你知道我是誰?今晚你給我燒開水,你們現在不滾蛋,我今晚就逮著你們幾個給我洗這幾個星期的髒衣服。

於是房裡的開關滴答一聲,立刻安靜下來,邪靈一溜煙趕緊逃之夭夭,不但如此,連走廊裡的鬼怪邪魔即刻散得乾乾淨淨,我這樣才迎來一夜好眠。

那天晚上的禱告其實是有果效的,第二天6點,我下到旅館大廳,旅館就迎來幾批開商務會議的客人,冷清的旅館突然因為黑暗祭壇被打破,而迎來曙光。當然我後來也沒有饒過那條河流,我們一共灌了它好幾瓶炸藥(橄欖油),下了好幾把寶劍(十字架)才報了當天受攪擾的仇。

  • 原標題:你是我的傳奇 環三(一)下
  • 采編:甜馨